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法律杂谈]投诉鞍山市铁东法院副院长白雪峰徇私枉法

2021-10-07 8 56jieju

投诉鞍山市铁东法院副院长白雪峰徇私枉法

  尊敬的李院长 、院党组:

   我是原告景云的代理人 ,军转干部。受原告委托 ,就原告人身损害赔偿一案,两次发回重审,历时已四年有余 ,至今尚未案结息诉,特此前来投诉 。投诉白雪峰 、贾春玲等有关法官久拖不决、判决不公,甚至徇私枉法等 。重点投诉白雪峰。

  投诉的目的

   一、反映实际情况。请李院长秉公查处 。

   二 、为了第二次发回重审能相对公正。使此案早日案结息诉。

  事实和理由

   一、审结严重超过法定时限 。也可以说是恶意久拖不决。

   理由一 ,一审历时6个月零27天[1]。

   理由二,扣除原告伤残鉴定时间,重审历时约两年零三个月[2] 。

   原告从2005年提起诉讼至今已四年有余。王霞等有关法官的借口是 ,因为伤残鉴定耽误了判决时间。对此,我有异议 。很有必要向李院长澄清事实。沈阳医大于2007年6月19日就出具了《鉴定书》[3]。《鉴定书》应由办案法官亲自领取或办理邮递 。也就是说,鉴定方就对办案法官 。以医大未通知为借口完全是托辞。

   二、一审两次判决均严重不公。错判 、漏判众多 。完全是由于白雪峰人为因素造成的。

   理由一 ,一审判决后,我问王悦珠“王法官你太黑了,被告给你什么好处你只判了四千多块钱 ,我要告你。”王悦珠答“我要得到被告一分钱掰我手指盖 。判决结论是白院长钦定的 ,与我的提议差距非常大。审委会有记录可查。你可以告 。 ”随后,我到铁东纪委投诉王悦珠。纪委同志给我的口头答复证实了王悦珠的说法。纪委同志跟我说“你投诉的是王悦珠,经调查 ,未查出其违纪情况 。判决结论是由主管副院长定的。王悦珠的提议远高于判决结论。 ”而当时的主管副院长就是白雪峰 。

   理由二,白雪峰与被告的关系非同一般 。我亲眼所见,同是当事人 ,前后脚找白雪峰,其态度截然不同。2006年6月,我因递交上诉状找不到王悦珠和庭长 ,才找的白雪峰。我说明来意后,他对我十分冷淡,一句话“你明天再来吧” ,就把我给打发了 。我刚要走,被告和其大舅哥就进来了,白雪峰是急忙起身迎上前去 ,满脸堆笑 ,又让座、又倒水,像迎接首长一样。之后,在奥运会之前 ,我曾两次到法院门卫电话约见白雪峰,均遭到拒绝。其答复是“没时间,我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这口气根本不是区一级法院的副院长!

   李院长:我发誓 ,我说的是实情。如有半句假话,我不得好死! 说实话,如果当时我不是被监控对象 ,和公安局铁东分局有关领导做我工作,奥运会之前,我肯定到北京投诉白雪峰。

   理由三 ,两次发回重审[4],可以说是有力的证明吧 。

   下面我举几个比较典型的、明显的 、判决不公的实例。

   在举例前,有必要将本案的基本案情 ,作简要的介绍:

   本案是交通肇事人身损害赔偿案。公安机关认定原告无责 。医院诊断:原告右胫骨骨折、半月板损伤、韧带损伤。原告先后住院50天 ,医治创伤和骨折并发症肺内感染。伤残鉴定十级 。

   例一,医疗费问题 。

   众所周知“伤筋动骨一百天 ”这一极为普通的医疗和生活常识。原告据肇事伤害后第22天再次住院,直接治疗肇事伤害骨折的医疗费 ,均被一审两次判决恶意否定了。面对如此清晰的法律关系,原告无法接受 。我认为此项判决有悖于法官的良知。

   例二,护理费问题。

   一审只判决了17天的护理费 。重审还认为过高 ,改判为12天。我认为此项判决是有关法官昧着良心作出的。

   第一,原告先后住院50天,长期医嘱均为Ⅱ级护理 。所谓Ⅱ级护理是每天24小时均需要护理;

   第二 ,原告受伤后,翻身 、大小便、穿衣洗澡、自己移动等行为都不能自己完成,完全属于“绝大部分护理依赖”;

   第三 ,原告是胫骨骨折 、半月板和韧带损伤,又患有骨折并发症,且致残的老人 ,12天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吗?

   第四 ,众所周知“伤筋动骨一百天”。

   例三,住院伙食补助费和营养费问题。

   原告先后住院50天,有明确医嘱:加强营养 。一审两次只判决了12天的伙食补助费 ,营养费一分未判是明显的错判 、漏判!

   例四,误工费问题。

   一审两次判决均不依据《劳动合同书》的数据(1500元/月),仅以工资单的数据(900元/月)为准。认为“双方的约定与实际履行不一致 ,即视为一方对合同内容的变更 。 ”我认为,完全是采信证据不公正 。

   第一,依据证据规则[5] ,《劳动合同书》的证明力大于工资单;

   第二,《劳动合同书》有劳动局的签证;

   第三,解读工资单只是原告签收金额的凭证。假设:一员工与老板签订合同的工资为1000元/月 ,老板因资金紧张暂时发500元/月,双方的约定与实际履行暂不一致,能视为一方对合同内容的变更吗?

   李院长:证据规则是法官采信证据必须执行的法律规定。有关法官自认为已经采信了证据也就无责了 。对此 ,作为原告的代理人 ,我不能认同。采信证据不公正也是判决不公。这里我还要说明的是,两次判决均恶意否定了原告已经举证的24天医嘱休息诊断 。

   例五,残疾赔偿金问题。

   重审判决以“事故发生于2005年 ,相关的数据标准,应以原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有关数据标准为依据。”部分否定了原告的主张 ,完全是恶意混淆法律概念 。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是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6]。而残疾赔偿金 ,是根据受害人伤残等级,自定残之日起计算[7]。上述两条法律规定极为清晰 。原告按定残之日起计算,即于法有据 ,也准确无误。身为专业执法的有关法官,不应当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我认为是恶意的 。

   李院长:有关不公的判决还有几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

   三、庭审程序即不合法 ,也不公正。

   理由一 ,法庭上,王霞作为审判长开庭重审时,多次强行阻止我依法进行正常的法庭辩论。甚至 ,根本就不让我作法庭最后的陈述 。

   理由二,法庭上,贾春玲作为审判长再一次开庭重审时 ,程序更简单,就是老师提问式,根本不走程序 ,草草收场。我问:不走程序了吗?她说我的辩论词太长,让被告看看就行了。事后,我掐表计算我读辩论词的时间不超过一刻钟 。为此 ,我多方查找资料和向业内人士请教,均未找到相关法律规定,因辩论词长就可以省略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述。庭审中 ,让我们关机 ,她却接了一次手机,庭审中断片刻。

   四、恶意拖延时间送达判决书 。

   一审重审于2009年8月26日就出具了判决书,拖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于9月23日才送达给我。其险恶的目的,就是想借“十一”国庆节长假,使原告错失上诉的机会。据业内人士介绍 ,这是法官算计当事人玩的一种把戏 。幸亏假期我查阅了《民事诉讼法》,赶紧利用节后第一个工作日,即原告上诉的最后时限 ,办理了上诉手续。尽管如此,还必须让我提供10份上诉状! 我真不明白这么做有意思吗?即使我错过了上诉期,我不服判决 ,我不还有抗诉和申诉的权利吗?我多复印几份上诉状,不就耽搁点工夫 、搭点钱嘛! 我认为,这完全是有关法官居心不良、耍小聪明。也是引火烧身!

   五、原告目前的状况:

   1.原告实在是感到极为不公 ,总是想方设法地投诉白雪峰等有关法官 ,并在网上多次发布有关信息让公众评议,以缓解内心的痛苦和仇恨 。

   2.原告因受遭受伤害和打官司受到刺激,现已精神都不大正常了 。而且 ,原告为此已妻离子散 、孤身一人。

   3.原告现在以每天诅咒白雪峰等有关法官作为精神寄托。

   尊敬的李院长:任何有良知的人都可以想象,本应享受幸福晚年的原告,突遭伤害已经是很不幸了 ,在得不到应有的赔偿,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相信人民法院 ,有理有据打官司却老了个如此结果,无疑是雪上加霜 。其心情和所遭受的精神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原告现在固执地认为,就是白雪峰等有关法官毁了他晚年幸福!

   李院长:我不奢求在座各位的同情。我就期盼能尽快得到相对公正的判决! 那怕是偏向被告一点 ,只要不出大格,我都毫无怨言! 因为,原告已是66岁、风烛残年、体弱多病 、且已致残的孤独老人 ,随时都有去世的可能。此官司已四载有余 ,人生的晚年有几个四年?

   李院长:依据《民事诉讼法》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等一系列法规,上述法官的确存在违法和违规等事实 。尤其是白雪峰身为当时的主管副院长,和审委会主要领导成员 ,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此案,拖了这么长时间,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和后果 ,完全是由于白雪峰滥用职权,一直从中作梗,和通过职务影响力造成的。依据错案责任追究的有关规定 ,白雪峰难辞其咎! 我相信李院长不会让我失望 。

   我的陈述完了。谢谢!

  原告委托代理人:陈勇

  2010年2月26日

   注释

   [1]详见(2006)东民二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书》

   [2]详见(2007)东民二初字第361号《民事判决书》

   [3]详见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

   [4]详见(2009)鞍民二终字第725号《民事裁定书》

   [5]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七

   [6]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

   [7]详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

相关标签: # 原告 # 判决 # 雪峰 # 院长 # 重审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