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有人看了这一期[新闻调查]吗 我是无语了(转载)

2021-12-25 12 56jieju

有人看了这一期[新闻调查]吗 我是无语了 段霖夏应该算是犯了诈骗罪了吧!

  附

  视频地址:

  文字版:

   不久前,重庆市一名家庭贫困的研究生成为了被告 ,而把他告上法庭的,却是资助他的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场诉讼,在诉讼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问题 ,使善事没有得到善终呢?新闻调查记者前往重庆进行调查。

    2007年12月27日上午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善款纠纷案件:在万州经商的李富华起诉他曾资助的同乡段霖夏,要求追回助学款,总额达4万元。

    李富华:我给你钱让你学习 ,你没有去学习 。你去做其它的,你欺骗了我的善心,所以说我要告他 。

    作为被告的段霖夏没有出庭 ,而是委托了两名律师应诉。事实上,在此案开庭审理前的七个多月里,原告李富华已经无法和他资助的被告段霖夏取得任何联系。

    而来自北京大学软件学院的消息让李富华更为不解 ,学校老师说段霖夏早在2004年就办理了休学手续,并于2006年退学 。

    李富华:北大老师说段霖夏已经离开学校,现在联系不上 ,而且他的学业只完成了一门,总共是十二门课,他当时是选修了两门课 ,但只完成了一门课。第一次听到说 ,他其实只修了一门课之后就退学。了你听到之后你的反应是什么?我相当心痛,相当难过你,不是在骗我们好心人的钱吗?

    李富华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记者 ,去年7月30日,重庆晨报报道了此事 。

    李富华:我认为他一直在撒谎,一直在欺骗我。我的目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把这四万块钱追回来。

    在重庆晨报披露李富华索要善款之后 ,各地媒体纷纷转载并加以评论 。舆论的压力,也压出了段霖夏的怨气。当段霖夏谈起李富华时十分气愤。

    段霖夏:我有足够的理由证明他在撒谎!就是这些所谓的资料 。

    记者:你是说李富华提出的这个诉讼是在撒谎?

    段霖夏:你想一想他那个处境可能给我捐四万块钱吗我?

    记者:看你前两天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你自己现在是一个道德通缉犯?

    段霖夏:因为这就是客观事实。你去新浪网看看关于我的评论有三万条里边百分之九十九不但骂我,不但骂我爸爸妈妈骂我公司 ,连我老祖宗都骂了。我比起那个贪污几千万受贿几千万 、上亿的,比起那些杀人越货的,比起那些人可能要好得很多吧?谁给他们这个权利骂?

    记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这个 ,你认为这是谁造成的?

    段霖夏:我没有想到这样一个人,在我曾经看来对我帮助最大我最信任的人这样捅了我一刀,而且是很虚伪很虚伪还冠冕堂皇的 。

  一次普通捐助 ,为何闹到如今反目的地步?一件原本是捐资助学的好事 ,何以演变成一场倍受关注的官司?段霖夏在2003年夏天之后的生活脉络,也许会告诉人们一些善款无善终的前因后果 。

    段霖夏:因为我爸说你砸锅卖铁都要去(上学),我说我们家就是把地基卖了 ,现在都没有这个钱,去干嘛去。

    李富华和段霖夏的结识来自这篇报道。2003年8月10日,万州当地的报纸《三峡都市报》以两个整版的篇幅报道了燕山大学毕业生段霖夏考取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 ,由于家庭困难,面对梦寐以求的名牌大学和将近五万元的学费,24岁的段霖夏只得走上万州街头当“棒棒 ” ,靠帮人挑担子一块钱一块钱地挣学费 。这篇报道当即在万州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李富华:北大的研究生,在我们这个地方100多万人170万人也只有他惟一这一个。那在你心里头这肯定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才,一个才子 。

    文筱芸:看他那个奋进(精神) ,为了学习愿意去当扁担挣学费,还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单位的人都想去帮他。

    事隔将近五年,当年这篇报道的作者冯浪涛第一次面对媒体讲述当时的情景 。

    记者:关于段霖夏这篇报道(的线索)是报社发现的吗?

    冯浪涛:不是报社发现的 ,当时是段霖夏的父亲找到我们的邝编辑 ,他说有个很感人的事情。

    记者:你说这个新闻是段霖夏的父亲找到你们报社的?

    冯浪涛:是他找到报社的。

    记者:理由是什么?

    冯浪涛:他说他的孩子考上了研究生没有钱读,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帮助 。

    记者:那时候要求学费是多少钱?

    冯浪涛:四万块钱的就是全部学下来是吧。

    记者:全部学下来就是只是一个学费?你们家当时出不起这个钱吗?

    段霖夏:我们家当时情况很不好,我觉得很遗憾的就是今天 ,我还当着大家的面,对着记者一个一个来陈述我们家怎么穷我爸爸怎么受苦受累。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耻辱,因为我试图用我自己的努力这么几年来改变我们家的情况 。但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 。不管怎么样我都有责任,我都是一种很歉意的一种态度。接受你们采访因为我觉得在良心上,当我想到我爸爸妈妈想到我的亲人那么多人对我的期望的时候 ,我感到很愧疚。

    在雪后崎岖的山路上辗转了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段霖夏的老家岭坪村,这是山峡库区一户普通而贫穷的桔农家庭 。由于对媒体报道段霖夏事件的反感 ,段霖夏的父母见到我们时情绪有些激动。

    段霖夏的父亲:

    记者:您好,您是段霖夏的父亲吗啊?

    段霖夏的父亲:我是的。

    记者: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记者 。

    段霖夏的父亲:现在不需要拍照不需要干什么呀?找我们这样的骗子,起什么作用啊?在你们的眼光里段霖夏可以说也是个高材生对吧?段霖夏不是受到李富华这样的迫害 ,是多能干的人是个孝子 ,今后你们还要向他学习,都进屋坐一下好吧。

    段霖夏母亲:就是全国的大街小巷哪一个不晓得害得我的那个儿子?一生的名誉、前途、事业(都完了)。他那么年轻,你怎么能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

    记者:去找报社的时候是您去的是吗?

    段霖夏的父亲:是我去的 。

    记者:您当时找报社是要干什么呢?

    段霖夏的父亲:孩子读书没有钱。

    记者:那么你们有没有核实他这些说法的真实性?

    冯浪涛:我们进行了详细的核实 ,当年的村民都知道他家有个好娃儿,没有钱读书想读,所以我们回来就赶紧写稿子。

    为了生动地表现段霖夏地的生活状况 ,冯记者在报道中还配发了一张段霖夏在万州街头帮人扛麻袋的照片 。

    记者:当时这张照片给你的印象深吗?

    李富华:就是这张照片。

    记者:这是段霖夏给你一个什么印象?

    李富华:当时我就觉得这么穷,能够在大热天就是六月份的天气能够出来自己当扁担 、想读书上学这种精神确实让我替他(心酸)。

    段霖夏:大家都是希望我去读书的对吧?希望我是以后出来对社会有用的 。

  贫寒学子的上进心激起了万州人的爱心,短短一周时间 ,三峡都市报社就收到了社会各界捐赠给段霖夏的学费一万六千三百元 。

    文筱芸:我们重点办的职工捐了四千块钱,重庆渝东公司捐了六千块钱,都是公司自己的捐款。都是大家的捐款 、都是个人的捐款 ,一共给他捐了一万块钱。

    在万州经营一家玻璃工厂的李富华也被报导中描写的情节所感动,他把自己捐赠的两千元钱直接交给了段霖夏父子 。

    李富华:段霖夏和他的父亲到我办公室来的时候,我给了他们两千块钱 ,我说你只要好好读书不管多少钱 ,我会让你去完成学业能够资助你,让你顺利地把这个学业完成。

    就在调查一步步深入时,记者得到了这样的消息:2003年的夏天 ,段霖夏并没有在街头做棒棒,他其实是在万州和他人一起投资了一家话吧,我们设法找到了这个自称当年和段霖夏一起做话吧生意的李永春 ,他现在是出租车司机。

    记者:做生意这事是你找的他还是他找的你来谈起这个事情?

    李永春:提到在学校开话吧还有卖什么卡号,都很挣钱的,我说这是好事情嘛 ,我们一起来操作这个事情,他说可以 。

    据李永春说,2003年夏天 ,段霖夏出资八千元和他租了三峡学院的房子开了一家话吧。

    记者:2003年8月份,报纸刚报道他家里贫穷给他募捐的情况他穷得连学都上不起,他怎么可能跟你一起做生意?

    李永春:那我就不清楚了 ,这个我不清楚。

    段霖夏:我跟李永春当时搞这个话吧应该是7月10号左右 ,因为当时通知书到了嘛哥哥就寄了几千块钱作学费,那么当时我客观上我觉得这个东西呢可能会很挣钱,我凭感觉说就是说这个项目还比较好 。

    记者:你一方面投资了八千块钱跟别人开这个话吧 ,另外一方面你说你到大街上去当棒挣每天几块钱的这个买卖,对你觉得这个能在情理上说得过去吗?

    段:那个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呀是吗,我觉得没问题。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那你知道很多人可能会存疑?

    段:那是他的问题 。

    记者:因为之前大家在报道里面看到的是你非常贫困。

    段:我贫困不代表我一天就靠这个为职业 ,不可能就剥夺我用其它方式去挣钱的这样一种方式?谁给他们这个权利让他们这么问的?

    记者:这个信息当时你有没有告知报社的记者你其实还是经营了一个话吧的?

    段:我怎么会去告诉他呢?作为记者包括你们写,你们会这么写吗?

    记者:你当时是在做棒棒吗?

    段:是啊,当时那没有问题的。

    记者:做了多长时间?

    段:几天时间 。当时爸爸他因为有病还要去妈妈也不放心嘛 ,不能说那么大热天对吧,他要去身边又没有一个人能够照应 。他那么就是跟他在一起大概就三四天时间。

    记者:假如很多的公众知道你当时8月份的时候,实际上是在经营话吧 ,还投了八千块钱进去,你觉得大家会给你捐款吗?

    段:我想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段霖夏和李永春一起经营的话吧生意,维持了半个多月后发生了纠纷 ,结果以李永春支付给段霖夏三万元的补偿而不欢而散 。在补偿协议签字的第二天 ,段霖夏到北大报到。但谁也不会想到,段霖夏只在北大上了一学期的课便申请休学。这是为什么呢?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自从2003年8月李富华和段霖夏相识之后 ,两家人关系一直很好 。但事到如今,在讲述“段霖夏事件”的一些关键环节时,双方却各执一词 ,但因为查无实据,让人很难断定谁是谁非。

    李富华:在2003年的大约10月到11月,我给他汇去了一千块钱。

    记者:这是他问你要的 ,还是你主动打的?

    李富华:我主动给他打的,我在2004年的4、5月份,我又给他打了两千块钱 。

    记者:也是他没有要 ,你主动给的?

    李富华:没有要,我主动给的。因为他一直在读书,因为我当时我就有那种想法 ,要不断地定期地资助他让他去完成学业。

    记者:2003年10月份和2004年4月份 ,这三千块钱也是你问他要的是吧?

    段霖夏:对,我跟他说的 。

    记者:当时说的是借,还是说是?

    段霖夏:肯定是说的借。

  2004年10月19日 ,李富华又给段霖夏寄去了一万元钱。

    李富华:他跟我说要学费,要交学费要交一万五六千块钱的学费 。

    记者:2004年10月份,这一次是他主动打电话的吗?

    李富华:是他主动打电话的 ,后来他的父亲又跑到公司来找我,他说要交一万多块钱的学费,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来了 。只凑了五六千块钱 ,还需要一万块钱。就是说你一定要帮帮他。

    记者:李富华曾经给段霖夏打过一万块钱,这个事你们知道吗?

    段霖夏父亲:这个钱我知道 。

    记者:当时这个钱是怎么回事?

    段霖夏父亲:就是段霖夏给家里打电话,就是说他(本科)的那个学校还差几千块钱的(助学贷款) ,他向我们要钱。我们从哪里去找钱啊?本身别人就向我们要债是五千多块钱的债。我说家里面没有钱,别人正在要债,后来段霖夏说是不是找富华哥哥去借一下 ,我去找的我念出来再还 。

    记者:你要给家里寄钱回来?

    段霖夏父亲:对 ,当时这一万块钱有几千块钱给家里打回来的。

    记者:你不是说借钱的时候借一万块钱都是学费吗?

    段霖夏父亲:我说一个是学校的学费,再一个家里边爸爸妈妈需要一些钱。当时我跟李富华说得很清楚 。

    记者:这个李富华知道吗?

    段霖夏父亲:他怎么不知道我当时借钱的时候,我都跟他说了。他今天如果要跟你说是学费和善款。那又是在说谎了 。

    段霖夏父亲:这一万块钱里头他寄了六千多块钱回家。

    记者:这个事你跟李富华说过吗。

    段霖夏父亲:我没有跟他说我也不好说我哪能去说呀 ,他在支持我孩子读书,我在外面欠钱,他哪能来帮我来还 。我只能通过我的儿子去找他 ,这是很合情理的呀 。

    实际上,就在李富华给段霖夏汇款之前一个月,段霖夏已经在北京大学办理了休学手续。那么 ,段霖夏为什么要放弃他曾经梦寐以求的学业呢?

    记者:北大的研究生很不好考,大家对你的期望也都很高,包括你的父母你怎么会做这么一个决定?

    段霖夏:这个选择离开学校出来自己创业 ,是我反复考虑过这个实际情况,我做出的一个选择。

    记者:你在一开头到北大的时候想的就是,要去学校要休学创业吗?

    段霖夏:不是 。最开头没想 ,当时就是想学习真东西 ,但是很多想法是逐步逐步变化的。

    记者:但是有没有一个比较具体的事对你刺激很深的?

    段霖夏:就是2004年春节我回家爸爸妈妈当时因为生病嘛,两个人都躺在床上打点滴,一天得花一两百块钱 ,那个春节很冷。当时我就觉得一种很深的一种负罪感,很内疚的一种感觉 。

    记者:这事给你的压力很大吗?

    段霖夏:我爸爸在我初中就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孩子你是我们家惟一的希望 ,我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的人,对爸爸妈妈那种感情上的依恋很严重,我想就是说在我那个时候看起来 ,我最不容忍就是爸爸妈妈在那儿受苦,然后我在学校里面学习。

  我们从段霖夏在大学期间给父母的信中得知,他是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作为考研目标的。

    记者:我看你当时信里面几次强调就是说 ,如果能够从这个学院毕业的话未来职业的前景比较 。好对比如说年收入能够到五万到三十万之间。

    段霖夏:对。

    记者:当时就是毕业之后对这样一个收入的预期,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段霖夏:那时候很重要,我做儿子就是要尽我最大能力让他们在有生之年哪怕过一天好日子 ,这个尽管他们看待物质不重要 ,但是我不那么认为 。

    记者:所以从你的信里面来看的话,好像当时支持你考研最大的动力是说将来出来能够有一个好的工作收入,够挣钱养家是这样吗?

    段霖夏:对 ,尽快承担起一个对家庭一个责任,不能再让他们受苦受累。

    事与愿违,段霖夏并没有考取他的既定目标光华学院 ,而是成为软件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的研究生。

    记者:那你比如说从北大软件学院管理方向出来,大概能是个什么收入?

    段霖夏:应该说至少也是四五千,最开始月薪 。

    记者:那也就是说只要你按部就班这么学习下来 ,前景是很稳定的呀 。

    段霖夏:我想一个人的选择方向不一样,自己的期望不一样吧。

    记者:你的期望是?

    段霖夏:我想还是那句话,世俗的成功就是看你公司做多大 ,挣了多少钱。

    入学一年时间,段霖夏只修完了十二门研究生课程中英语一门课程 。在2004年9月,段霖夏在深思熟虑后 ,选择了休学经商 ,此时,他还拿到了学校退还的两万元学费。那么,休学之后 ,段霖夏的经商计划进行得顺利吗?

    段霖夏:当时就是在北京嘛,基本上跟几个同学跑这个,就是做网站的前期工作呀 ,然后搞市场调研啊。

    记者:你自己投入多少?

    段霖夏:我自己投了五六万吧 。

    记者:你的钱哪儿来的呢?

    段霖夏:当时李富华有一笔投资吧,那个两万四,然后后来学校当时那个费用退费的 ,还有两万块钱,其它的还有零零散散几千块钱。

    记者:你是让他来投资。

    段霖夏:对 。

    记者:让他投资你的网站。

    段霖夏:对。项目投资,然后我原话是(做网站)这个项目 ,风险是比较大的,你这个钱投进来挣了有你的红利连本带息,那么赔了我以后一定要还给你 ,不会说是这个钱还不了 ,段霖夏不可能不还你这个钱 。

    但是,对于这笔在2005年2月26日寄给段霖夏的两万四千块钱,李富华矢口否认是用于段霖夏的网站投资。他解释说这笔钱是应段霖夏的请求 ,用作完成学校的科研项目。

    李富华: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有五个人在搞科研,在搞一个电子软件 。

    记者:到底说的是他要去办网站还是说他要搞科研?

    李富华:电话里说得很清楚 ,搞科研,他当时是说是在做科研的软件 。

    记者:那你当时没有疑问吗,说一个学校让学生去学习怎么还需要学生花这么多的钱去搞科研?

    李富华:我也没上过北大 ,别说上北大,学连高中我都没读过,对那些我都不清楚 ,我根本都不清楚。

    记者:你这个钱算是投资吗?

    李富华:不算投资,给两万四的时候,我是给他用于学习的。搞科研在我的心目当中 ,绝对没有借给你或者其它什么的 。

    记者:从你心里你有希望说他将来能把这个钱归还 ,你的意思没有这个意思?

    李富华:如果有这个意思的话,应该借钱有一个借条,至少你在北京写了给我传真过来。

    记者:那么你说是投资款 ,你有没有证据?

    李富华:我也没有。

    记者:就是这样一个都没有证据的说法,但是投资款的话,那么应该有双方的一个协议 ,这个有吗?

    李富华:这个是我今天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因为他一上来就是个好人,一上来就是个好人 。那么这个事情呢 ,他现在这样说大家都那么认为呗。

  段霖夏和李富华之间发生的所有矛盾,不但是非难断,这其中也让人们看到善款捐赠中出现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郑功成:中国人喜欢一对一(的帮助) ,为什么我特别希望我捐出去的钱用到什么人的身上?我要了解是因为我们过去父母帮助子女,他的信息是对称的,子女孝敬父母 ,信息也是对称的 。我帮助邻居 ,信息也是对称的。这个邻居和我住在同一个社区,一个老太太遇到困难我会去帮她,因为信息是完全对称的。

    郑功成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期关注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 。

    郑功成:但是我们做善事呢,我们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跟一个信息完全不对称的人 ,我就凭着媒体甚至凭着网络上的一条消息,我就会去帮助他。尽管精神可嘉,但是它容易产生信息不对称 ,不知道信息是不是真实的。

    段霖夏告诉我们,由于经营不善,这个网站只维持了不到半年就关闭了 ,但是,第一次经商便遭失败的他并没有返回校园,而是又到重庆继续他的经商梦 。在重庆 ,段霖夏的经商顺利吗?他的北大学业还会继续吗?

    段霖夏:因为我们家当时那个情况 ,要说每一笔钱我都当时去还的话,那还了我怎么办?我没有办法去挣更多的钱 。

    2005年6月,段霖夏开办了名商科技有限公司 ,自任法人,公司主要经营节能设备。在调查中我们了解到,段霖夏的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债务纠纷。杨先生自称是段霖夏的生意合作伙伴 ,2006年7月,段霖夏“成熟项目急需资金”的招商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

    记者:当时这个人以他的本名跟你联系的吗?

    杨先生:对。

    记者:段霖夏。

    杨先生:对,所以我才相信了他 。

    这个号称40天内回报率达50%的项目吸引了杨先生 ,2006年7月,他把两万块钱借给了段霖夏。

    记者:40天之内投资回报率50%,这么巨额的一个回报你能相信吗 ,你也做了这么多年生意。

    杨先生:我不相信,但是因为他说他是北大的研究生,之前是燕山大学的 。然后我了解过他燕山大学的同学 ,确实有这个人 ,而且对他的背景了解一些,开始觉得他这个人还值得信任,所以就把钱借给他了。

    让杨先生没有想到的是 ,三个月后他不但没有拿到他的投资回报,就连段霖夏的人影都很难见到了。

    杨先生:给他打电话他就不接,发消息也不接 ,然后2007年的8月份,我是通过一个朋友知道他的E―mail地址给他发了一封邮件,后来他给我回了一封邮件 。待会儿我可以打开给你看一下 ,那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这两万块钱一直没有还给你,款在这两天可到位 ,我办好了联系你。

    记者:他就一直是跟你说要打款打款。

    杨先生:对 。

    记者:一直没有打?

    杨先生:你记住这个人,你们央视说的话要负责任,我有录音的 ,然后这个短信可以告诉我 。我可以照相吗?如果可以照相我会去找他。

    记者:是这样 ,他让我们转告你,能不能给他打一个电话,我这儿就有他的电话 ,我可以现场拨出。

    段霖夏:我现在不想跟他打电话 。你知道为什么吗?这个人的心思不好,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我不想跟他说话行了 ,谢谢你柴大姐。

    除此之外,段霖夏还在中国银行重庆市分行办理过信用卡,2006年透支5000多元 ,至今没有归还。

    记者:他当时透支了多少钱?

    蓝先生:五千多 。

    记者:五千多,多长时间没有归还?

    蓝先生:大概要了一年了吧。

    记者:一年的时间你们有没有联系过他?

    蓝先生:找过他了找到他家人,找不到他到今天为止。

    记者:段霖夏有没有跟你们接触过?

    蓝先生:没有 。

    记者:那这样的话 ,你们会怎么处理?

    蓝先生:我们现在是报案了。

    段霖夏:我想我已经把该做的做了,我已经告诉他们,还不了款该罚息就罚息。但他们还要这样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去偷去抢吧 。

  回老家经商一年后 ,也就是2006年6月,段霖夏在重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购买了一套15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

    段霖夏:当时公司注册是租的房子,租的房子租金一千多 ,不划算,再一个我还没有成家,而且重庆房价还有升值的空间。当时左思右想 ,才买了这个房 。

    记者:如果你说之前你向李富华这个三万多块钱都是借的,那你为什么这时候有钱了之后不还他,而先自己买房子住?

    段霖夏:我那个情况下我首先考虑公司怎么去运作 ,我在考虑怎么让公司挣更多的钱去滚动地发展 。

    记者:你不把诚信放在个人利益之先吗?

    段霖夏:你可以说我很自私,可以说我为了考虑个人利益,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想每一个人这里边的动机都是这么光彩吗?包括我自己家的一个亲戚 ,我们家欠他几万块钱,他怎么跟我爸爸打电话说,这么几年我借给你们家那么多钱也没有见过一分利息?我把这个已经看得很透了。

    我们了解到 ,当年段霖夏是在中国农业银行重庆市渝中支行办理的住房贷款按揭手续 。

    苏健:经过调查 ,段霖夏他是我们重庆名商科技有限公司的经理,他给我们提供的收入证明。月收入是四千八百元,所以经过我们审查审批 ,我们是在2006年6月16号给他正式发放的这笔贷款。期限是15年,贷款金额是二十六万 。

    记者:那到现在为止段霖夏还了多少钱?

    苏健:到现在为止段霖夏一共只还了六千多块钱。

    记者:这是什么概念?

    苏健:也就是还了三期,他只支付了2006年7月 、8月、9月的按揭款 ,然后9月之后没有再支付过按揭款。

    记者:他有没有主动跟你们来说明过情况?

    苏健:段霖夏从来没有主动跟我们联系过沟通过,在这个期间,我们曾经找到过段霖夏的家人 。第一次他哥哥 ,第二次他哥哥和父亲。我相信这两次他完全是可以转达给段霖夏的,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接到段霖夏任何一个电话。我们当然很想主动和段霖夏联系,很想主动和段霖夏联系 ,然后和他一起协商来解决这个问题 。可惜我们目前没这个能力,找不见他,他失踪了 ,对我们来说他失踪了。

    由于段霖夏一直没有偿还所购商品房的按揭贷款 ,也没有向银行说明未还款的原因,农行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记者:你现在是15个月没还,知道吗?

    段霖夏:我知道 ,我在2007年春节以后,基本上没法再还款了,基本上已经很难很难了 。

    记者:从你自己来讲 ,从当年燕山大学毕业之后,你目前的银行助学贷款没有归还,李富华的钱如果你自称是借的也没有归还 ,房贷没有归还,信用卡没有归还,那你还能够自称是一个诚信的人吗?

    段霖夏:你们看到的这个诚信 ,和我看到的那个诚信是不一样的,明白吗?我的诚信不需要任何人质疑,问我段霖夏的诚信?段霖夏是小角色 ,被这个社会踩啊 ,那是现在不代表以后 。

    李楯:我们在一个市场的名义下,迷信金钱,你看这个小伙子 ,动不动就想赚钱,而且完全从自己考虑。

    李楯,社会学家 ,一直从社会学的角度关注李富华和段霖夏的官司。

    李楯:诚信是很重要的我们要有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自己的前途,对待金钱的需求 。第二个就是 ,守信用。守信用是对未来的事,我答应人家的我就要做,到那么当情况发生了变化的时候 ,我最起码我应该告诉别人,告诉那些出自好心帮助自己的人。我觉得这是做人的基本的规则 。

    郑功成:对财富的这种过分地渴望,这是需要矫正的地方 ,我不太赞成一个社会中 ,如果年轻人都对财富过度地渴求,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它可以扭曲他的人生,扭曲他的人格。

    按段霖夏的解释 ,从2007年春节过后,他一直受别人的追杀,公司无法正常运营 ,所以无力偿还所欠钱款,而这个所谓追杀他的人也曾经是他的生意合作者 。

    段林夏:段林夏事件可以说是一个现象,那么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只是我一不小心被人逮住了而已。

    在段霖夏纠纷缠身之时 ,他的研究生学业,由于没有按时办理注册学籍,2006年校方以自动退学处理。

    段霖夏:我本来的预计到2006年年底或2007年初(回去上学) ,如果不出这样的问题,那么我这个是没什么问题能够达到我的一个预期 。但实际上发生了这样一些事情,学校现在就是说不可能了 ,那就是不可能了。

  在得知段霖夏早就从北大退学又无法和段霖夏取得联系的情况下 ,2007年7月,李富华把段霖夏告上了法庭,请求索回曾经捐赠的四万元善款。去年年底 ,此案开庭,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就段霖夏是否履行了受捐义务展开了激烈辩论 。

    李富华:你不应该欺骗和瞒着这些资助你的人这些好心人,这些善心人 ,你应该跟这些人说清楚 。你如果不说可以书面写封信,我现在退学了,我现在自己出来创业了 ,你应该告诉我。

    李富华认为,段霖夏一直没有明确告知自己已经休学,而总是以学习的名义不断索要捐赠。今年1月 ,段霖夏和李富华一起出现在江苏电视台《人间》节目,段霖夏就此过失向李富华道歉 。

    段霖夏:从本身我的过失来说的话,我可以很正面地面对 ,确实我有过失。在我现在看来 ,就是我当初没有明确地告诉他们这样一个事件,就是我离开学校我要去创业。我就是休学在2004年8月份、9月份 。

    主持人:我觉得你应该在第一时间明确地告诉他可能更好一点。

    段霖夏:在做这个决定时,应该告诉他这肯定是我的过失 ,我应该向大家道歉,这确实是我的过失。

    李富华:如果说他当时说他已经休学了,需要用钱去做别的事情 ,你还会资助他吗?

    记者:绝对不会 。

    李富华:你只要不是用于学习,看有没有人会给你钱让你去做其它的。

    文筱芸:我们就是因为他没有钱读书,拿不出钱读书所以我们才给他捐款的 ,你如果创业的话你可以自己奋斗。

    记者:你清楚公众捐给你钱是用来干嘛吗?

    段霖夏:我很清楚,希望我能够上完学,这个孩子挺可怜的 ,也挺有志向的,那么我们大家献出我们的爱心去帮助他 。

    杨团:都是捐款人的意愿,没有能够得到实现.然后呢受赠人和捐款人之间,为捐款意愿的实现问题发生冲突。

    杨团,社会学者 ,长期专注于慈善事业的理论研究。

    杨团:完全个人对个人的捐赠 ,中间没有(慈善)中间机构,没有桥梁没有监督,它这个完全没有监督 ,没有这个桥梁的话呢,它会导致的问题呢就是,两者信息很难沟通 ,很难完全沟通,那么这样最后会导致就是捐款人的意愿不能得以实现 。

    郑功成:但是我们通过(慈善)机构,(慈善)机构就有这种责任它来帮助你 。甄别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需要(慈善)机构能够帮助你 ,把你这笔钱真正按照你的善爱之心 、你的本意来用到该用的人身上。

    近年来,接连发生的慈善风波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去年5月,身患脑瘤的山西女孩郭小娟得到网友的帮助 ,得到15万元的社会捐款。6月,郭晓娟手术成功后,将剩余的近10万元带回了山西老家 ,她的行为引起非议 。

    2005年 ,女大学生陈易在网络上发出一封“卖身救母 ”信,很快收到来自全国各地超过10万元的捐款,同时 ,来自各界的质疑将陈易母女卷入漩涡。

    陈易:我相信我没有做错,我一切都是为了我妈妈,我一切是为了您。

    杨团:慈善诉讼出现了十几年 ,每年都能找出好几起,这个事情是谁的问题,是老百姓的问题吗?还是说是政府没有真正尽到责任 ,去建立一个维护好我们这个社会环境和谐发展的社会环境的这样的一套办法?

    李盾: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缺乏专门的(慈善)机构,缺乏民间的基金会来做这个工作 。就是大家有善款捐给基金会 ,由基金会的专职人员考虑,哪些人更需要帮助。因为社会上你可能你知道这个人需要帮助,但你不知道那有个人可能更需要帮助 ,哪些人需要帮助 ,只有(慈善)的专职人员知道这个钱如何使用得确实恰当。我确定按月按学期付在他手里了,知道这个人确实在那里接受善款之后按照捐助人的愿望在做事,这个如果没有一种专职的(慈善)机构 ,没有一种公开的制度包括基金会民间的基金会要有公开的制度,没有一个整个社会的诚信建立,是做不到的 。

    郑功成:如果说我们千千万万的捐献的人 ,我们都去关注一个慈善机构,同时我们又监督着这个(慈善)机构,那么这个(慈善)机构一 ,它会越来越做大。第二,它不敢有半点犯规的举动。因为慈善机构它的公信力,就是它的生命 。一次不公信 ,就意味着这个慈善机构就很难(维持),就无法立无法立足了, 对它跟企业还不一样 ,企业还可以东山再起 ,这笔投资失败了,我另外再找个投资。但慈善事业如果不公信,慈善机构大概就无法立足 ,所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慈善机构真正敢拿着自己的公信(力)来冒这种生存的风险。

    慈善行为是市场经济体制下和谐社会的必备要素,是激烈竞争中温暖人心的仁德良药,是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观 。但是 ,由于慈善法的缺位,目前国内对慈善行为的规范和调整尚待时日 。

    郑功成:最近几年来有很多人在呼吁,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都希望能够制定专门的慈善法,或者慈善事业法。因为慈善事业跟别的事业不太一样,它完全是建立在伦理道德和一个人的善爱之心的基础上自愿的行为。所以它如果没有法律的严格规范 ,它自己很难有序地 、规范地发展下去,甚至还可能衍生出一些恶劣的行为 。所以,从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来讲 ,它应该是运行在法制规范的轨道上。

    12月27日的庭审并没有当庭宣判 ,李富华和段霖夏谁是谁非还难有定论,但双方当事人都陷入舆论漩涡,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记者:你想过起初一个捐助的好事会演变成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吗?

    李富华:到现在我都想不通 。

    记者:为什么想不通?

    李富华:好人难当好心人更难当。这样不诚信我觉得我不会再捐款了 ,如果说我不捐,我不给钱,我就没有这些事情 ,没有这些烦恼,也不会带来痛苦。

    段霖夏:我这个人做过什么事情我道德沦丧到哪个地方去了,我比起一个杀人犯、强奸犯 、贪污犯来说 ,可能比他们要好得多吧?我应该受到这样的指责吗?

    扶弱济贫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今天我们节目当中所报道的并不是慈善行为的主流,但是 ,它却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慈善行为现在所面临的道德困境和法律盲区 。所以,建立公开透明的慈善运作机制,完善慈善事业的法律保障体系 ,加强道德建设 ,呼唤社会诚信,是我们今天迫切需要做的。

  责编:王壹霖

相关标签: # 富华 # 段霖 # 记者 # 这个 # 没有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