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官场沉浮政治一生纪实体原创文章--lt;虻gt;

2021-12-25 14 56jieju

  虻

  作者:锦铃

  第一集

  迎着落日的余晖 ,王文兴矗立在假日酒店客房的落地窗前,平静地眺望着这座城市,嘴角的丝丝抽动反映出他内心的波澜---过了今天 ,王文兴这个名字将从世界消失,一个新的姓名---张庭将迎着明天的朝阳在迪拜诞生,他将会在酒店里等待时机 ,用新的身份进入加拿大 ,从此将在加拿大永久地生活,因为他作为张庭已经是那里的合法居民了,他去年就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市郊区购买了独栋别墅 ,准备在哪里安静地度过后半生 。这是他用四年的时间,为自己创造出的新的生命。不过这一切能够成功实现,必须感谢这座城市---美国纽约。想到这里 ,男人那深邃的眼神中增加了些许笑意,一纵即失,因为他那紧绷的神经不可能让他放松 ,他明白他离成功还差最后一步 。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他转身走向黑色的手提箱 ,取出个很不起眼的牛皮纸文件袋,里面的所有资料都是他提前准备好的,一本崭新的因私护照 、加拿大的移民纸 ,迪拜的另纸签证 ,几张银行卡,飞机票,他迅速地检查了所有的文件 ,名字、照片,一个全新的身份,机票上显示的时间是今天晚上20:50(纽约--迪拜), 今天应该是他的考察团成员在美国狂欢的最后一天 ,此刻大家都在忙着为朋友及家人采购物品,按照计划,明天下午他们就要启程返回中国。

  作为厅局级领导 ,国家每年都会安排他们到国外考察,这为王文兴提供了很好的机会。这次作为东省土地资源考察团的团长,他带领国土资源系统内部的头头到美国考察城市规划项目 ,他的行动似乎是不被限制的 。但为了安全起见,他昨天还是事先跟副团长吴珂打了招呼,说女儿今天从加拿大专程赶过来与他团聚 ,他要好好地陪陪女儿 ,女儿只身前往加拿大留学已经有两年了,周围的同事朋友都知道 。这次到美国考察,利用工作之余陪陪女儿是人之常情 ,当然副团队应该没有怀疑的理由。

  “副团长 ”,这个称谓令他突然激灵一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全团人的护照还在自己手上。他快步走到储物柜前,拿出准备好的封装袋,取出自己的公务护照放在上衣口袋 ,把其余人的护照封装好,封面上写下了副团长的名字“吴珂”和房间号“room 2008” 。最后环顾一遍客房,一切井然有序 ,再次摸了摸西装内衬口袋,并检查了手提包,确定该带的全部带上了 ,他关上了房门 ,从此关闭了王文兴这个人的存在空间。

  到了酒店前台,他礼貌地跟服务员说:“Excuse me, please handover the package to Mr WU, ke who live in the Room 2008. ” 服务员抬头看了一眼他,收下了包装袋和10美元的小费 ,微笑着说:“I am your service”, 他轻微地点了点头:“Thanks a lot!” ,服务员忙着做记录,头都没有抬地回了句:“You are welcome ”.

  伴着服务员的话音 ,他大步走出了酒店的旋转门,初秋傍晚的风已经增添了些许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抖擞了精神 ,他暗自告诫自己:别兴奋,沉住气,只要能抵达塞浦路斯 ,王文兴就从此就从地球上消失了,我也就安全了!此刻要谨慎。一招手,出租车来到身边 ,“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 ,please. Thanks ”. 王文兴礼貌地对着司机说道 。

  出租车启动的一刹那,他似乎看见了吴珂那熟悉的身影,他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王文兴谨慎地回头观察 ,吴珂正好快步到酒店的大门前,站定,他似乎正在等什么人。凭直觉王文兴认定吴珂没有看见自己 ,因为他觉得吴珂没有朝他这个方向张望,“嗯,他看见我应该会招呼的”王文兴在心里嘀咕着。

  出租车急速行驶 ,王文兴的大脑不停地翻转,他很想判断清楚:考察团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发现他消失了,他希望越晚知道越好 。他想他跟吴珂说今天一天都要陪女儿 ,那么,如果没有突发事件,吴珂应该不会找他 ,而且今天考察团会在购物环节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即便回到酒店,也不会再有额外的节目安排。想到这,他似乎轻松了许多。

  王文兴的感觉没有错 ,副团长吴珂此时的确站在酒店的门口等人 。

  今天考察团自由活动,团长王文兴“脱团”陪女儿去了,其他的成员都去忙着采购电子产品、化妆品 、箱包之类的物品去了 ,吴珂正好抽空忙忙自己的私事。

  吴珂妻子姚丽的姐姐很早就定居美国了,正好居住在纽约。当他得知要来纽约考察,就让姚丽跟姐姐联系 ,让姐姐先帮他们物色几处房产 。他们觉得在境外投资是比较安全的事情,何况自从爆发次贷危机后,美国的房产跌得很厉害 ,有些地段的房产比中国还便宜,这个时候到美国抄底房产,风险和低 ,弄得好的话还可以赚美金 。

  昨天晚上 ,得知团长王文兴今天要处理私事,吴珂就跟姚丽的姐姐联系,并确定了今天的安排。上午姐姐按照约定开车带着吴珂考察了事先物色好的几处房产 ,每一处房产姐姐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当然,最后的选择权在吴珂 ,这毕竟是他的投资,姐姐的意见仅仅是提供参考。经过反复的对比权衡,最后 ,吴珂决定选择那套距离大学校园最近的房产,这样以后可以出租给留学生居住,也算是一笔收入 。下午 ,在姐姐的协助下,他仔细地阅读了合同条款,重新确定了每一笔款的支付时间和具体的金额 ,然后吴珂很慎重地签订了房产购买协议 ,并预付了部分房款,算是定金,剩余的部分需要等他回国后在汇入对方的指定帐户。剩下的手续 ,吴珂需要姐姐代为办理,所以就在律师楼直接做了委托公证。

  完成了一件大事,吴珂感觉很轻松 。回酒店的路上 ,吴珂跟姐姐聊了聊家常,突然想起回国后要支付房产尾款的事,这还需要跟姐姐确定一下 ,就问姐姐:“大姐,我回去后想办法把尾款打入你的账户,好不啦? ”

  “不行唉 ,美国这边查的很严的,如果我的账户突然进入大笔资金是要被调查的。你晓得的,911以后 ,调查局对大笔的汇款很是敏感的。”

  姐姐又补充道:“你反正是购买房产 ,直接打入对方账户就好啦,何必过一道手?!”

  “也是,不过大笔钱出境也是有问题的 。我上次汇过来的钱就是用了姚丽今年全年的外汇指标 ,找了11个人帮忙汇过来的,麻烦都不用说了,第二天中国银行就打电话问我汇钱出去做什么。好吓人的! ”吴珂说着 ,心里还有些后怕,抖了抖,强调可怕的样子。

  “现在管得这么严呀 。”遇上红灯 ,车停了下来,姐姐用眼尾扫了妹夫一眼,心里想:这个男人的胆子真有这么小?

  接着又说:“我倒是认识位朋友 ,新加坡人,是新西兰一家金融机构中国区的总裁,他正好到美国来度假 ,前两天我们还聚了聚 ,据说他们有办法。”姐姐试探性地说。又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吴珂 。

  “你确定不啦? ”吴珂追问道 。

  “应该可以,我听他介绍过。”

  “那你帮我约约,晚上在酒店见个面聊一聊”

  “行 ,我回去先确定一下,如果可以就直接约他。你就等我的电话 ”

  “那好,就前面停一下 ,我给丽丽买点东西,你打我手机就好!”

  这一天忙的比上班还辛苦,下了姐姐的车 ,吴珂感觉腰腿酸胀,活动了一下,还好 ,总算完成了一件大事,也算没有白折腾 。想起太太叮嘱他带的香水和化妆品,正好看见前面有一家大商场就走了进去。

  采购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吴珂拿着太太写好的清单 ,一一比对着,本来他的英语就不怎么样,跟售货员小姐比划半天 ,还是不行,把清单递给对方,对方看了半天还是摇头。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 ,看见一个留学生摸样的人经过,吴珂冲过去就问:你懂中文吗?

  对方咧开嘴很高兴地点头:“你是来旅游的吧”

  吴珂松了口气,终于有援兵了 ,他把清单递给年轻人,告诉她自己要买这些产品 。

  年轻的女子跟售货员交流之后跟她说:你写的这些货号名称已经不卖了,现在是新的产品了。

  吴珂一脸的茫然 ,无助地看着留学生。

  年轻人微笑着说:售货员说了,新产品效果更好,你只要确定颜色与购买者的肤色相似就可以 。

  在留学生的帮助下 ,吴珂终于完成了太太的采购任务。本想请留学生喝杯咖啡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姐姐已经联系好了,20分钟后在酒店门口见 。挂了电话 ,吴珂回身想跟留学生说声谢谢,一看,女孩子在很远的地方向他挥手 ,他赶忙挥手示意。

  大步走出商场,这里离他住的酒店不算远,他也不想叫出租了 ,大步流星地往酒店奔。赶到酒店的时候刚好时间到,站在酒店大门前,他朝着进车的方向张望 ,他认识姐姐的车 。

  第二集

  出租车在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玻璃门前停下,王文兴下了车,直奔国际机场厅 ,经过海关窗口 ,他取出了预先准备好的塞浦路斯的另纸签证和公务护照递给边检人员,海关人员核对了照片、签证、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经过繁琐的安全检查 ,还算顺利,王文兴办理了登机手续,这出乎了他的意料 ,事先准备了很多的说辞都没有用上,他暗自庆幸,手心里的汗慢慢退去 ,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过?高考?没有;升迁?也没有;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只有这一次,为了自己的生命得以存在,是呀 ,人在面对生死存亡关键时刻,真的会油然而生胆怯的,即便像王文兴这样心理素质好的人也是一样的。

  坐在候机大厅的座椅上 ,他才听到了来自自己肠胃的呻吟 ,但他不想这个时候吃东西,他需要全神贯注地聆听登记的通知,毕竟这里是美国 ,语言 、环境 、人事都是他所不能掌控的,不能因小失大。忍着饥饿,这种感觉是他很久以前才有过的 ,久违的饥饿感,这样很好,能够令人的所有器官提升功能 。曾经就是这种饥饿感令他奋发图强 ,也就是这种饥饿感令他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同时也正是怕再有这种饥饿感,才使得他在做每一件事情前 ,总是细细地思量,尽可能精密周全。“唉.... ”王文兴长长地、深深地吐了口气,把内心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的情绪舒缓一下。

  王文兴重新回忆了一遍上午跟女儿交代的事情 ,看看有没有疏漏 。

  女儿一大早从加拿大过来了 ,见到女儿时才发现,女儿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继承了她妈妈的美貌 ,性格却像极了自己,很是沉静,行为处事很稳重 ,这点令王文兴很是欣慰,他可以相信女儿处理事情的能力。

  陪着女儿购买了些简单的物品,王文兴看见街边有个咖啡店 ,就带着女儿走进去。咖啡店里除了一名服务人员外,没有一位客人,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王文兴选择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这里很安静,服务人员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 ,一定听不懂中文 ,王文兴在心里判断着 。

  点了咖啡和甜点,王文兴先询问女儿在加拿大的学习和生活的情况,又问了问女儿的计划 ,有没有什么困难,然后把事先给女儿准备好的加元给了女儿。稍作停顿,王文兴突然压低声音 ,表情严肃地望着女儿说:“皎皎,你要认真地、一字不落地记住爸爸下面的话。 ”

  皎皎很是紧张起来,抬起头 、瞪大双眼认真地看着父亲 ,用力地点点头 。

  “爸爸准备离开中国,永远地离开,不再回去了。我和你妈妈去年底已经拿到加拿大的移民签证了 ,因为不是用的我们真实的身份,所以没办法把你包括在移民申请里。”

  “那不是很好吗,咱们一家人可以在加拿大团聚 。”皎皎开心地说 。

  王文兴没有笑 ,依然严肃地接着说:“暂时还不行!我的工作不允许我移民 ,所以我已经违反了规定,不知道国家会不会追究此事,为了安全 ,我会在另外一个国家待一段时间,你妈妈会先来加拿大,暂时她也不会来找你的。你不用担心 ,也不用联系我们。 ”

  皎皎的眼眶里满溢着泪水,依然望着父亲 。

  “别怕,我们不会有危险。你回加拿大后再买个手机 ,这个手机你平时不要用,但要保持通畅,你用你身份证号码的最后四位放在新手机号码的前后 ,然后把组合好的号码放在你的MSN留言上,等我们安顿好了就会主动跟你联系的。”

  王文兴用纸巾轻柔地为女儿拭去眼角的泪水,无比慈爱地看着女儿 。接着说:“如果有人找到你询问我们的踪迹 ,你一定要表示不知道 ,尽可能显示出担心的样子,避免别人怀疑。”

  皎皎再次用劲地点点头,也许这一刻 ,孩子的思想开始成长了。

  “你已经不小了,很多事要学会自己处理,遇事要冷静、清醒 ,先分析,不要急着解决 。越冷静考虑的解决方法才越正确。 ”

  广播中传来的登机提示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的航班开始登机了。

  酒店门口 ,吴珂终于看见姐姐的车行驶过来,服务员打开车门,下来个中年男子 ,浅灰色的西服套装剪裁合体,皮鞋锃明瓦亮,头发纹丝不乱 ,1.78米的个头中等身材 ,脸色白净,步态稳健,表情淡定 ,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绅士 。姐姐把车和小费交给“driver",带着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介绍说:这是我弟弟吴珂。

  又对着吴珂说:“这位是方正金融集团中国区总裁郑文昌先生 ,你就称呼他ROBOTER,”

  两个男士握手,互相问好。

  吴珂把客人带到餐厅 ,坐定,大家点了各自的食物,简单闲聊了几句 。吴珂了解到方正金融集团的注册地在新西兰 ,目前在中国上海有办事机构,目前还不能开展存取钱业务,主要是做各种理财产品 ,帮助客户投资理财 。

  吴珂了解了一下理财产品 ,无非是一些基金,没有太大的兴趣,于是试探地询问:“郑先生 ,我想咨询一下你们机构能否协助中国的客户往境外汇款?”

  “姚瑶已经简单介绍了你需要处理的业务,没问题,这个业务我们已经开展两年了。 ”郑文昌平静地问。“多少金额?”

  “25万美金左右 。”

  “可以 ,有手续费,比银行汇率高5个点 ”

  “安全吗?”吴珂并不关心汇率的问题。

  “当天可以到你指定的账户”

  “哦,你什么时候去中国 ”吴珂问道。

  “你直接联系上海办的经理张帆 ,这是他的手机号码! ”郑文昌随手写下了张帆的名字和电话 。又说:“我明天会给他电话,就把你的事情告诉他,你回去后直接联系他就行了。”

  “太好了!”吴珂是真的觉得太好了 ,这条途径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机舱里的空气闷闷的,用完餐,他感觉到全身心的疲倦 ,把自己的身体全部陷入座椅里似乎也解决不了他精神的疲惫感 ,女儿这边已经交代清楚,太太那边在他出国考察的前一天晚上,他已经详细地跟卢露做了交代 。

  卢露在卧室为王文兴准备明天出国的行李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丈夫经常出差,即便回来 ,也常常在外面忙于工作,年轻的时候还总是抱怨,如今一起生活二十年了 ,孩子都长大成人了,还怨什么?

  四十多岁了,卢露的脸上依然光滑白皙 ,唯一与年轻时不同的就是皮肤已经不能自己发出光泽了。王文兴站在房门口,看着妻子娴熟地收拾着衣物,想起当初在大学第一次见到卢露的模样 ,依然清晰。可能是一直呆在大学的缘故 ,从大学毕业就来到本市的大学工作,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学的教授,卢露的身上一点没有沾染上其他官太太的俗气 ,反倒是充满了书卷的气息,很有点大家风范,成熟的韵律替代了当初年轻的朝气 ,更具备了女人的魅力 。

  王文兴走进屋内,把手里的护照和一叠纸张交给妻子,“这是护照和加拿大移民纸 ,这个是港澳通行证,里面有新续签的通行许可,你收好。 ”

  看着卢露把文件收好 ,王文兴接着说:我这次考察需要7天,你估摸着差不多的时间就去香港,在香港等我的短信 ,然后你就直接从香港出境去加拿大多伦多 ,春节时咱们短登时购买了别墅里面设备齐全,以后咱们就在那里生活。

  停顿了一会儿,王文兴接着说:到加拿大后你重新买个手机 ,把你的生日与手机号码组合好,然后在MSN的留言信箱中留下这组号码,我会进你的邮箱获取 ,适当的时机,我会联系你 。

  突然剧烈的颠簸,把他从回忆中惊醒 。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will be turbulence, please fasten your set belt , thank you!”(女士们先生们;飞机遇气流有些颠簸,请您系好安全带,谢谢!),广播里空姐那甜美的提示音让他明白他还在飞往塞浦路斯的飞机上。

  王文兴调直椅背 ,系好安全带。颠簸过去了,他调低座椅,很想好好地睡一觉 ,他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地睡觉了 ,他觉得最近这5年,神经总是处在高度紧张中,周围的一点点人事变动 ,都会令他神经过敏,他每天都要搜集各种信息,从而判断政策的方向;通过观察周围人的表情判断自身的安全状况 。身边的同事是不能够信任的;同级别的官员不可能信任;情人是不能完全信任;而可以信任的人 ,他又不愿意告诉她们太多的事情,不知道也许是最好的保护。所有的一切,他都装在大脑里 ,他把大脑分成了不同的储存区,就像电脑的不同区间一样,存放着不同的人、事 、物。有时 ,随着存储的信息越来越多,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爆炸了,现在 ,他终于可以好好地歇息歇息了 ,随着长长地吐出的一口气,他陷入了睡眠 。

  吴珂送走了姚瑶和郑文昌,转身走进酒店 ,他先走到王文兴住的房间,敲敲门,没有应答。他又挨个敲了其他成员的房间 ,大部分的人都回来了,他们三三俩倆地聚在一起,欣赏着各自购买的产品 ,很是热闹。

  忙活了一天,吴珂感觉双腿很沉重,没有多大兴趣跟大家抽热闹了 ,打了个招呼,说:我先回房困觉了,一会儿王局长回来问到我 ,帮我支应一声 。

  回答自己的房间 ,收拾收拾行李,清点了自己的物品,然后洗漱上床。

  当王文兴再次清醒的时候 ,飞机已经安全降落,走出机场,招来出租车 ,直奔已经预定好的酒店。

  进了客房,第一件事请,就是用老的手机给卢露发了一天短信 ,已经安全降落,祝你一路顺利!如果没有出错,妻子在收到他的短信后 ,就会从香港出境直飞加拿大 。

  然后他又给情人欧阳萍发出一天短信:抵达,一切顺利,勿念!他需要跟欧阳萍保持联系 ,通过她能够密切注意国内的动态 ,从而判断什么时候开始才是真正的安全。

  发完两条短信,他取出了芯片,走进卫生间 ,丢进马桶,按下冲水器,小小的芯片随着水流消失了。他需要重新更换号码 ,先用迪拜的号码,这样可能会安全些 。

  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 ,今天,考察团就要返回中国 。吴珂正在洗漱,听见了门铃声 ,走过去开门。服务生手里那这个包裹一样的东西走进来交给他。

  吴珂很是奇怪的接过包裹,用生硬的英语发音说了声:“Thank you!" 依然带着疑虑地观察着包裹,谁给自己的呢?

相关标签: # 文兴 # 加拿大 # 姐姐 # 女儿 # 已经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